文学园地
    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学园地
    童年的温暖
    发表于 2014-05-07 | 1367次阅读 | 作者 管理员 | 来源 本站

    赵红梅

    (现实的冷暖,能加深对童年温暖的回忆)

        在飘雪的日子里,时光总是显得格外的漫长。空气似乎也冻结了,一如冰冻的躯体。在这样的时候,总会想起祖母和老家儿时的天地,在我的生命里,遥不可及了却那样温暖。

        老家在我的记忆中,几乎没有冬天,一年四季都是满眼绿色。一幅幅儿时的画面如油画般定格在脑海。满山苍翠的桔园,那是我儿时快乐的天堂,放牛、捉迷藏,甚至做梦时,都能在这里找到我的影子;牛儿悠闲地甩着尾巴,低头啃着那遍地嫩绿的青草,犊子在旁边撒着欢;伙伴们疯狂地在河堤长长的斜坡下,冲上去又跑下来,洒下银铃般的欢笑声;房角橘树枝头,有祖母特意留给我的,几个红得泛光的红桔,象她清瘦的脸上那慈爱的微笑,藏在皱纹里,却如炭火一般,妥帖而温暖。

        小时候和祖母待在一起的时间很多。父亲在另一个乡镇从教,周末才回家。家里的所有农活由母亲一个人承担,无暇顾及年幼的我。在我的记忆深处,我的祖母慈祥可亲,非常疼爱我。祖母慈眉善目,常年梳一个光洁的发髻,穿着整洁的满大襟蓝布衣裳,一双小脚用布条裹得整整齐齐,是始终如一的大家闺秀模样。那时候。从不见祖母闲着,每天早早地打扫庭院,生火做饭,或是背着大背篓,钻进大片的橘树林里,打嫩嫩的猪草;要不就坐在门边的小木凳上,扎厚厚的鞋底,或洗刷她那发白的蓝布衣裳,无一刻停止。那时天真活泼的我,受祖母的影响,提着一个小提篮,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祖母身后,也寻找着猪儿爱吃的青草,却又怕荆棘刺疼小手,这时,祖母总会从她的大背篓里捧出大大的一把,微笑着摁进我的小小提篮。在回家后母亲奖赏我的时候,冲我舒展满面的皱纹。

    祖母就以这样的大度温暖着我的童年,而宽容也在祖母身上淋漓尽致地展示着。我的幼年时代,家境还比较拮据,在凹凸不平的厨房一角,放着几个硕大的泡菜坛,每个坛子都被母亲塞得满满的。而我,却最怕那些腌得金黄的菜叶,被切成丝儿混在稀粥锅里。祖母见我噘起的小嘴,特意将菜叶切得细细的,犹如缕缕发丝,可换来的还是我皱起的眉头。当再一次端起小碗时,祖母被我惊喜的表情逗乐了,抿着没牙的嘴偷偷地笑。全家人唯有我的小碗里盛的是白白的、香香的、无一丝腌菜叶丝的白稀粥。从那以后,祖母总是忘不了,在下菜叶前先盛上一碗白米稀粥,直至我为求学而离开。

       在外求学的时光,总有祖母的挂念和唠叨在耳旁。细细的、暖暖的声音时常在耳边响起。祖母年近四十就掉光了所有的牙齿,吃不了什么东西,一双旧时代的三寸金莲,加上她的眼疾,所以她几乎从不赶集。我放假回家时,总会塞给祖母一大把自己司空见惯的糖果,在意地嘱咐她享用。谁知,假期已满准备上学时,祖母却神秘地拉我到一旁,将我给她的糖果原封不动地塞给了我。当我想笑话她的啰嗦时,看着祖母热切的眼神,却又被她浓浓的爱意震撼了:几颗糖果,对我来说,微不足道,可是对于祖母来说,却是很珍贵、很喜欢的东西啊!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,总要煞费苦心地留给自己的孙儿,这是多么温暖的慈爱啊!

       无情的时光流转,慈爱的祖母早已不在人世,而我,也由年幼无知长大成人,感受时光变迁、人情冷暖的同时,总会让我清晰地记得:祖母勤劳的身影,枝头那红得泛光的红橘,嫩绿带刺的野草,白白的稀粥,还有色彩依然鲜艳的糖果。

        橘树林,旧庭院和祖母,是我幼年时代最美好的画面,在我生命之中永远留存着那份温暖。

     


    COPYRIGHT © 绵阳市安州区教师进修网 POWERED BY axjxx.com 地址: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教师进修网 电话:0816-4331318 邮箱:axjxx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