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学园地
    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学园地
    老师可以偏心吗?
    发表于 2014-05-07 | 1090次阅读 | 作者 管理员 | 来源 本站

    绵阳安县界牌小学       刘文菊

    5月的一个骄阳西坠、晚霞嫣红的日子,还有一个多月便小学毕业会考,毕业班办公室桌上堆积着如山的作业本、试卷,尽管住校生晚自习已上课了,没课的老师们忙着批改作业、整理资料,没有一个要下班的意思。

    “报告!”“进来!”

    我抬头一看,是我班班长与学习委员正“解押”着涨红着脸,激动得不停地起伏着胸脯的任强。

    又是他,任强!一个来自村小的孩子。据说还在读三年级时,因他“带领”几位男生不做作业受到老师责罚——做清洁(同样没做作业的一位女生没“享受此待遇”),便邀约了一帮男生以“老师喜欢女生,不喜欢男生”跑到中心校告校长,并扬言:校长如果不处罚老师,便去告派出所,告镇长,直到把那个老师“告倒”为止!一个年仅九岁的孩子便因此而“扬名”全镇!任强从此便成了令人头痛的问题生:打架、逃学、无视纪律、无视学习、无视师长……仍记得抽签分班时,毕业班其他老师高兴欢呼的情景,我们班的四位老师在无奈中达成共识:不管他学习,只要他不惹事、闹事,送‘佛’送到初中,便是“福”了!偏偏这个节骨眼上,他竟不读书了!

    还没容我询问,班长和学习委员便七嘴八舌地告诉我:今天英语课,杨老师复习单词,听写4个任强错了3个,杨老师批评他,任强把桌子一拍,站起来骂老师:“老子错了3个关你屁事!”晚自习课上,周老师(班主任)教育任强,希望他给英语杨老师认错,他却说老师偏心!他不读书了!要背起书包走人!周老师要上课,所以先交我处理。

    “好了,交给刘老师,你俩回去上课吧!”我亲切地摸摸我的两个“得意门生”的脑袋,然后皱着眉头,一脸的伤心、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看着任强,他正斜着眼瞅着我,见我“换”了张脸看着他,又吊着眼,吊着肩站着,甚至斜了一下身子,不与我正面相对,一脸的漠然,一副等着看“好戏”的泰然自若。

    我一愣,已到嘴边的指责咽了回去,颓然坐下,也许是自己情不自禁的“两张脸”又一次伤害了他!

    我努力地作了一次深呼吸,调整了自己的情绪,微笑着(自己也觉得肌肉僵硬着,不听使唤)“能亲口告诉老师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”

    他无语。

    我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更平静一些:“说吧,没事,老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不读书了呢?”

    他无语,略显苍白的嘴唇倔强地紧闭着。

    我再一次平息了自己波动的情绪,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更温柔一些,微笑僵在我脸上:“能告诉老师吗?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    “虚伪!”他终于说话了,虽然声音不够大,在暮蔼中宁静的办公室里却掷地有声!

    正在伏案工作的老师们都停下了手中的笔,看着他,有的是一脸愤怒,有的是“不可救药”的放弃,而他,漠然的小脸竟在一瞬间又涨得通红,竟是一脸的洋洋得意!

    我更有一种被揭开伤疤的慌张,几乎暴跳如雷地拨通了任强父亲的手机,根本不需找号码,因为任强的“问题”,他父亲的手机号码我们班的每位老师都太熟悉不过了。

    十几分钟后,任强父亲骑着摩托车来了,一脸的惭愧,一脸的痛恨。看着这位学生家长,我不禁有些心酸:一直以来,任强是和年迈的奶奶住在一起的,他爸爸、妈妈均在广东打工,去年九月,因为毕业班的教学任务重,再加上任强的“特殊”情况,我们要求任强父母至少回来一人照顾孩子学习、生活,于是,这位望子成龙的父样放弃了广东已打拼了近十年的高薪的工作,回到家里一边打“摩的”,一边照顾儿子,希望能让“劣迹斑斑”的儿子“走上正途”,可是,还不到一年时间,这位曾经风度翩翩的父亲为了儿子失去了妻子,失去了工作,而儿子任强却仍是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易”。

    办公室的老师们和着我,也是“七嘴八舌”地将事情原原本本地“捅”给了任强的父亲,我却刻意隐瞒了“两张脸”的无奈,“对不起!刘老师,对不起!我……”

    这样的情况太多了,我有些漠然,“你先把任强带回去,让他先冷静冷静再说吧——”

    于是,家长又领着任强走了,看着暮色中的一老一小,父亲弓着背,儿子却“羁傲不驯”地挺着背,大有一去不回头的决然。

    夜深人静,月色如新,我仍久久不能入睡,“虚伪”两个字仍刺痛着我!我不断地反思着自己的“虚伪”,同样的一道题的失误,在“优生”面前,拍拍小脑袋,“没事,下次再细心点!”;在“差生”面前,却是一脸不屑,“怎么连这样的题都错?!”同样的一次学生迟到,在“优生”面前,亲切地提示“怎么啦?没生病吧?”试试额头,示意学习;在“差生”面前,却是不问缘由“又迟到了,下次干脆别来了,睡安逸了再说!站一边去!”……这样的“情不自禁”太多了!可是,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,一声“虚伪”就像一根针,刺得生锈的心弦被猛烈地搅动,生涩而痛苦地颤动起来,原来人性中的“情不自禁”竟具有如此具大的“魔力”,而身为人师,是否应该对我们的“情不自禁”提出更高的要求?

    “心灵的创伤只能用心灵的温暖去医治”。毕业会考临近了,没时间等待契机,看来得由我去“制造”机会了!我竟有些激动地看着西沉的月……

    东方的天空终于泛白,我揉着布满血丝的眼睛,又一次走上了去任强家的机耕路,虽已初夏,晓露仍寒,我却走出了一身热汗,迎接我的是任强父亲暴跳如雷的声音“你今天不给老子去读书,老子打死你!”接着又是一脚踢上去!我忙冲上院子,像孵小鸡似的把任强搂在怀里,我想,这次我是真的情不自禁:像任何一个妈妈想要拼命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!我分明地感觉到任强在我怀里剧烈地起伏着,他仍激动着,我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任强凌乱的头发,直到他的呼吸平息下来,再看看,他脸上、手臂上、腿上,到处是被父亲留下的伤,横一道,竖一道的,看得人心酸。

    “任强,先回屋里去,老师想跟你爸爸单独说几句话,行吗?”我把平时的命令换为商量,任强竟从未如此听话地转身进屋了。

    “你怎么能这样打孩子呢?”

    “谁不心疼啊!可他死活不读书了……刘老师,你也知道,为了他,我……我连家都失去了!……可这样揍他,他连哭声都没!……你说,这孩子……”

    “这犟孩子!”我不禁从心底深处掠过一声慨叹,然后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向任强父亲重诉,包括我的“虚伪”。

    “喜欢好孩子,这谁都没错啊!“他父亲胃然长叹。

    “交给我来处理!这几天任强就不住校,辛苦你一下,晚自习下课来接他,和孩子多聊聊你的苦,你的付出,每个人都是长心的!何况,他是你的儿子!”

    可是,任强仍是死活不跟我去学校。

    “看看老师的眼睛!你知道吗,因为你的不读书了,老师担心了一个晚上;因为你的那句‘虚伪’,老师自责了一个晚上……老师也是人,是人难免会犯错误,能给老师们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,好吗?”

    也许是我熬红的双眼让任强读出了一份发自内心的关心与牵挂,他终于再次回到教室,我停止了如火如荼迎考复习,将语文课改为口语交际课:《老师可以偏心吗?》。

    小组讨论还没结束,许多小手“林立”起来了。

    “我认为老师可以偏心,人人都喜欢乖孩子,老师为什么不可以呢?”是那个学习稳居前茅的林雅茹骄傲的声音。

    “我也认为老师可以偏心!老师喜欢乖孩子,也可以促进我们努力学习好,思想好,去做一个让老师偏心于你的好孩子!”又是那个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小作家张芳。

    “我不同意!”刀子嘴刘昕,“是的,人人都喜欢好的!可老师不一样,老师应该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学生!”

    我一看被邀请来参加这堂班会课的其它老师正若有所思,心有所喜,便示意一向不发言,今天手却举得高高的任强的同桌:文静内秀的舒宁宁,“老师不能偏心!昨天任强很激动,是因为听写单词,我是英语小组长也错了两个,杨老师没批评我,却批评了任强!其实,我心里也不好受,倒希望杨老师也骂我,我更坦然一些……”

    终于找到问题的“症结”处,我很欣慰。

    “我也不同意老师偏心!”再一看,竟是受“偏爱”最多的班长何磊,“老师对我们的偏心,会助长我们的骄傲,会让我们看不清自己的缺点,会产生我们养尊处优的优越感!这对我们也是有害的!”

    我一下子愣住了!应该说,教室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!短暂的沉默后,教室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,掌声里,任强站了起来,哭着走上了讲台,这个在父亲“拳打脚踢”下都倔强地不掉一滴泪的孩子终于哭了,抽泣着,只说出七个字,“老师,我要读书了……”

    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们每位老师都找任强作了推心置腹的长谈。后来,这个曾经被“判刑”为“不可药救”的孩子竟“奇迹”般地读完了高中。

    时至今日,岁月已翻过了好几个年头,我却永远忘不了那难忘的一课,孩子们的话将“教学相长”演绎得如此神圣而完美!是啊,“师无小事,事事皆教育;师无小节,处处皆楷模”,我们小小的一次“情不自禁”也许会伤害孩子的自尊!因为,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闪光的生命,每一个生命都绽放着崇高的尊严,“为了一切的学生”,对我们来说都必须公平和公正,这应该是身为人师的师德法码,不是做作的,而是——情不自禁!


    COPYRIGHT © 绵阳市安州区教师进修网 POWERED BY axjxx.com 地址:四川省绵阳市安州区教师进修网 电话:0816-4331318 邮箱:axjxx@126.com